不能读取语音阅读器

人民网:苏浙沪三地河长齐出力 管好“跨界河湖”

时间:2019-04-09

一段河流把苏、浙、沪3省市串联了起来。

岸堤有没有破损?水质是否清澈?岸上违建是否已拆除?今年春节前的一天,青浦区金泽镇镇长凌敏、嘉兴市嘉善县河长办负责人、苏州市吴江区河长办负责人等一行十余人,乘坐青浦区水务局的船从金泽镇李红套闸出发,沿太浦河溯流而上,花了一个多小时沿水路巡查至汾湖收费站,复查太浦河治理情况。“实地巡查下来,前期各项整治的成效比较显著,我们也就放心了。”凌敏说。

金泽镇镇长凌敏(左)在巡河

太湖流域的重要河流——太浦河也是上海西南部的大河,源头在吴江庙港镇太湖东岸,金泽、嘉善的水库都在太浦河取水。一段河流把苏、浙、沪3省市串联了起来,青浦、嘉善、吴江三地河长联合巡河,这是近来三地探索的治河新举措。

从区位上看,青浦是上海服务保障流域行洪的第一道关口,太湖流域60%的洪水首先经过青浦,再经黄浦江入海,太湖流域行洪骨干工程——太浦河、红旗塘、拦路港、吴淞江都经过青浦。在“青西三镇”之一——青浦区金泽镇,共有跨省界河湖共24个。身为一名镇级河长,凌敏明显感觉到了跨界河湖协同治理带来的好处:“水是流动的,天然具有区域协同的属性,‘各管各’的治河方式容易造成问题回潮。打破行政区划限制协同治理,才能真正让跨界河湖更加水清岸绿。”

据了解,协同治理未建立前,跨界河湖治理往往“按下葫芦浮起瓢”。

在苏、浙、沪交界处,“元荡蟹”知名度颇高。所谓“元荡蟹”,即是元荡中围网养殖、捕捞上来的蟹,以往蟹贩常乘小船,靠岸设摊售卖。“由于摊位流动,即便在金泽开展整治,蟹贩撑着船就到上游吴江继续贩卖去了。对围网养殖的管理也面临难题,只要沿岸有一处围网养殖,全部水域范围都会受到影响。”凌敏说。 此外,整治企业时的标准不一,此前也容易给整治效果“打折扣”。数年前,金泽镇在减量化工作中对一家占地80多亩、年缴税收2000万元的铸造业企业进行了清退。但过了段时间,这家企业就在金泽镇上游、上海市外的一个开发区拿了100多亩地,重新建厂开工。“对我们来说,土地是腾出来了,但由于企业搬到上游,对流域水环境还是有影响。”凌敏说。 针对这些问题,相关区域开始建立协同治理机制。比如,环淀山湖地区此前已形成统一的水环境指标体系、统一的调度体系、统一的防汛防灾体系和统一的污水处理体系,水功能区划统一执行《太湖流域水功能区划(2010-2030年)》,流域防洪标准全面提高到百年一遇洪水标准,同时推动该区域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统一监管、统一监测、统一执法和应急联动。

金泽镇风光

去年夏天,相关区域就对跨界河湖水面上的水葫芦进行了“合力围剿”。凌敏表示,在太浦河上游水面发现水葫芦后,通过跨区域信息共享机制,他很快就了解了情况,马上派出船只到上游去帮助打捞。吴江区也为打捞作业提供了方便,利用当地一些河道河口窄小的特点,把水葫芦集中了起来,最终在各地合作之下彻底清除了这些水葫芦。

去年,环淀山湖地区针对太浦河、吴淞江、俞汇塘等边界通航河道,充分利用地形优势在河道凹荡处布设10个拦截库区实现分段拦截。针对淀山湖等岸线长、水面宽的边界河湖,相关单位将作业区域向上游延伸,比如将淀山湖的作业区域延伸至昆山境内陈墓荡、千灯浦,充分利用河道天然束窄的优势开展集中打捞。

淀山湖风光

金泽镇河道纵横交错、湖荡星罗密布,共有河道336条,天然湖泊19个,水面积占全镇总面积的24.44%。平时上下班,凌敏都喜欢错峰,上班提前、下班延后,尽量走地面道路而非高速,避开拥堵的同时还能顺道履行河长职责,沿路发现问题可当场布置解决。前些天的上班路上,凌敏路过建国村东方红大桥时发现桥边有人围起了网养鸭,当即通知了村级河长——村书记沈芹华,两人在现场研究整改方案。没过两天,这个畜禽养殖点就已整改完毕。“有时候,我也会自驾沿太浦河等跨界河湖到上游看看情况,一旦发现相关问题就和当地相关部门协调,争取第一时间把问题解决。”

青浦区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后环淀山湖地区将进一步拓展河湖联动管理范畴,提升应急处置能力,对所有省界河湖交界处上游10公里区域进行卫星遥感延伸拍摄,全覆盖安装高清探头并同步接入青浦区河道长效管理系统,科学调配保洁力量。另外,青浦还将与相关地区继续研究推进长三角一体化河长制工作示范区建设,拟采取共聘河长、共绘蓝图、共抓队伍等新机制,共同治理好跨界河湖。

来源:人民网